“鳥姐”淘鑽(圖)

2011-02-27

 

钻石小鸟超越了传统的柜台销售模式,借助网络平台的优势,同时保持钻石的等级鉴定标准,使钻石这种奢侈品以更灵活的方式实现个性化销售和服务,降低消费者对信息屏障的顾虑,从而刺激了市场对钻石的更广泛需求,有利于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

瀟別稱“鳥姐”。俏皮的“鑽石小鳥”(上海鉑利德鑽石有限公司)正是聯合CEO徐瀟、徐磊兄妹英文名合稱。

  “七年里銷售收入三級跳,”徐瀟描述得輕松又簡單,“C2C百萬級別,B2C千萬級別,融資后公司億級。”

  網上鑽石生意起初更像兄妹倆的“小玩意”。徐磊具備GIA(美國寶石學院鑽石等級師資質)FGA英國皇家珠寶學院鑒定師資質)雙料鑒定資質,在珠寶行業早已小有名氣。2002年徐瀟利用哥哥的便利渠道兼職在易趣開網店,“就是試著賣賣”,竟然真的做成了。

  兄妹兩個決定創立鑽石小鳥時,并沒像互聯網精英那般把“模式”放在嘴邊,只是憑感覺能行。徐瀟說:“每個女人都想擁有自己的鑽石,我就是其中的一個。”美國女性60%都擁有自己的鑽石飾品,在中國這一比例是5%

  鑽石小鳥的最大優勢是價格,衕樣品質的鑽石僅是門店的40%50%。找到穩定的供貨渠道對徐磊不是難事,但網絡曆來充滿欺詐,尤其鑽石這樣的奢侈品,信任才是大問題。

  說話細聲細語、身材嬌小柔弱,徐瀟有著一副典型上海小女人形象。隨意卻不乏時尚元素的穿著既不會讓人覺得“俗氣”、“土”,也不會珠光寶氣盛氣凌人,極易和女人打成一片。如果身邊有這樣一位閨蜜又恰巧賣鑽石,找她再自然不過。鑽石小鳥的“鳥巢論壇”,徐瀟和徐磊都開設了專區,“小鳥姐姐”和“石頭哥哥”紅得當仁不讓。

  公司只有5個人時,鑽石小鳥就在上海城隍廟開了第一家體驗店。體驗店一開張,當月銷量就翻了5倍。2008年開設的北京OFFICE鑽石體驗中心則緊鄰卡迪亞、范思哲等國際品牌,消費者在這里選購,更有安全感。

  “我更了解本土消費者,這就是鑽石小鳥的優勢。”易趣經曆讓徐瀟感慨萬千。易趣功能強大,但必須變成半個程序員才能用;淘寶早期的界面非常土,但中國早期網民大多數是菜鳥,非常易於使用。

  “外國的鑽石是男人選購,求婚用;中國人的婚鑽,女人才有決定權。買鑽石主流還是追求"",不過也在逐漸追求個性,最好是成套的,戒指、項鏈、耳飾都有。”就是靠這些感覺,鑽石小鳥踩著奢侈品概念和網購低價格之間的平衡點,做大家買得起的蒂凡尼。

  體驗店要開,但不能多,一個區域一兩家足矣;個性化定制要趨於標准化,鑽石、鑲嵌工藝、款式都可由消費者自主挑選,但要限定在特定的范圍內。

  “經濟危機雖然會減少奢侈品的購買量,但在中國因結婚而選購鑽石是剛性需求。對價格敏感的消費者很多,電子商務的空間還很大。”潮宏基總裁廖創賓這樣評價。2008年的經濟嚴冬也的確沒有影響鑽石小鳥的銷售,1.98億元的銷售收入比2007年增長了近一倍。

  “鳥姐”從不做虛無縹緲的夢,上海老城區兩座有點破舊的小樓就是被稱作“網絡珠寶第一品牌”的鑽石小鳥總部。兩間CEO辦公室相當儉朴,僅以玻璃牆相隔,還必須徒步走上三層狹窄陡峭的樓梯。不過,鑽石小鳥有近十家富麗堂皇的體驗中心,還花巨資建設了國內第一個可以實現線上和門店庫存共享的管理后台。投資方今日資本徐新十分感動,“沒想到他們這么務實,本來以為融資后至少要搬到寫字樓里去。”

  兄妹倆的鑽石生意看似犯了“家族式”管理的忌諱,但在特殊的珠寶業也不算什么。相比之下,徐瀟更擔心公司發展太快內部成長跟不上。“B2C傳播速度太快,每一點進步都不容易,但毀掉它可以在一夜之間。”

  徐瀟細膩、徐磊堅韌,他們在鑽石小鳥的角色一個像爸爸、一個像媽媽。“女性管理者會不會猶豫不決難做決策?”徐瀟不假思索:“有哥哥在啊!”

  未來之星看創業板

  徐瀟:我們獲得投資,IPO是必經的一條路,也是對公司有益的一條路。所以我們計划在未來三到五年,在合適的時間,公司具備條件的情況下會考慮IPO

  對創業板的關注不太多,上市地我們更傾向國外。雖然我們市場在國內,但互聯網不應該有太強的地域觀念。我們看到國外有了Google,國內就有了百度;國外有了亞馬遜,國內就有了卓越和當當。在國外資本市場,他接受你的模式也會給你相應的肯定。國內消費者不在乎你是在國外上市還是國內上市的,這個純是企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