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一種復古情懷OLD – FASHIONED CHARM

2012-12-12

風靡中世紀的蛋切割再度成為風潮。不見得最搶眼,但光滑剔透的寶石,自然有其含蓄內斂的復古魅力。

 

有去看過故宮結合清代宮廷與西方貴族珠寶為題的《皇家風尚》展覽,便知道,佩戴寶寶石作為裝飾,在世界各國的古文明都有其淵源,只是,在不同的文化中,對於「什麼是寶石?」的定義不同,而用來製作這些珍貴配飾的手法,自然也就不同了。

 

而在發表年度最重要珠寶系列的巴黎古董雙年展上,我們看到,愈來愈多的設計,不再只是強調超大克拉、流光四射的鑽石,取而代之的,是在中古歐洲發明出現代切割的工具之前,用寶石互相「切磋琢磨」而成的蛋面切割、串珠、與寶石雕刻。在歐洲開始流行切面(FACETED)寶石之後,它們逐漸成為營造異國情調的心法– 炫目於閃爍的光芒,人們開始以為,只有亞洲、非洲、美洲的珠寶,才是這樣吝於璀璨的;這次,不僅只是異文化的象徵,這些使用古老技法的新作品,以現代各種文化揉合的眼光重新詮釋,呈現一種工藝復古的新趣。

 

雕刻寶石

不可否認,優雅一直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一個優值之一。科技的進步,水晶、鋯石、人造寶石等,都能以更低廉的價格達到更具裝傭性的效果。於是珠寶的價值不再僅僅是強調身分和財富,它更讓我們聯想到的是,最初配戴這些珠寶的貴族人物,所具備的高雅氣質。於是蛋面切割一樣重新被受到注目的,是另一種充滿古典氣息的工藝,寶石雕刻。

 

雕刻寶石和蛋面切割是很接近的。這其實滿容易想像:如果所有的寶石都是圓潤的,即便可以有橢圓或方型,好像還是會有點無聊吧?會想試攪看讓它變成其它的型狀吧?寶石雕刻也是很早期便發展出來的裝飾藝術,一直到19世紀都還相當盛行,而早期擔任雕刻刀的,正是當時還找不到方式切割的堅硬鑽石。現代的設計往往結合切面寶石,或是以配角的方式,一起組成饒富趣味的圖案,也增添整體的層次。

 

蛋面切割

又稱為凸面切割的CABOCHON,和整顆圓潤的串珠不同,是將寶石磨成突起的表面,平坦或凹陷的底部則用來鑲嵌。中世紀以,前是沒有現在這樣明亮閃爍的鑽石,因為鑽石太過堅硬,即使人們早就知道它是特別的寶石,卻因為無法研究出切割的工具和方式,僅有極少數得天獨厚的天然石被當作寶石;時寶石的判定,除了硬度,便是鮮豔特別的色彩。像我們在國文課裡讀詩經說「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就得以見得當時中國切磨寶石的工藝,是利用硬度稍有不同的寶石互相磋磨,直到其中一個寶石變得光滑圓潤,這就是,蛋面切割的起源。

 

現代的技術自然是更講究了。一般只要不是有切面的凸面處理手法,都廣義稱為蛋面切割。圓型、橢圓形最為常見,有時則會保留寶石天然的型狀,往往用在不透明或有星芒的寶石上。因為沒有切面,較不容易看見彩寶的內含物,確實,在切面寶石蔚為風氣之初,會以蛋面的方式處理雜質和瑕疵較多的彩色寶石。如今技術已經成熟,人們也不純粹只是欣賞寶石之美,更懂得去欣賞整體設計的美感,不見得,蛋面的彩寶就一定是品質不佳的寶石。有的時候,蛋面是為了凝聚彩寶的色澤、讓寶石顯得更深邃濃郁;有的時候,則是美感上的考量,蛋面切割的寶石看起來份量感覺大,而透過組合不同切割和蛋面的寶石,明亮閃耀與圓潤內斂交錯,為奢華增添優雅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