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機械的溫度

2013-02-28

時間機械的溫度

 

就像吃多了罐頭食品或中央廚房調理的速食,舌尖脾胃便會開始想念手工的滋味。獨一無二的自製品,儘管不及一線生產的連度與產址,但是卻有著濃濃的人情溫度,瑞士錶界中唯5能夠從機芯至錶殼、鍊帶自製生產的錶廠之一,伯爵錶(Piaget),百年來僅以貴金屬打造高級鐘錶、珠寶錶,超簿機芯亦是獨門絕技,走訪位於山城與口內瓦市郊兩問廠房,精神一以貫之,鐘錶機械之美來自手溫。

 

仙子坡的故事

屋簷上已經結滿霜雪的仙子坡(La Côte-aux-Fées)伯爵錶廠,規模雖然不大,卻十分精巧,如同伯爵精緻的超薄機芯,從1874 年伯爵創始人Georges Edouard Piaget 所製作的第一枚機芯、1950 年代的第一枚超薄手上鏈機芯9P 、1960 年登上金氏世界紀錄的超薄自動機芯12P、1969 年與勞力士、積家、百達翡麗、歐米茄共同研發的音叉式石英機芯,以及過去10 年所開發的19 枚基礎功能、複雜功能機芯等,從研發到製作皆是在此完成。目前,此錶廠一年的機芯生產量為2 萬枚,同時也擔任伯爵大部分複雜功能錶款的組裝與調校。

 

要打造自己的機芯,前提是所有的結構、零件、設計都必須自己開發,正是因為自製的緣故,製造零件的工具與模具,也必須是在錶廠內製作,方能符合獨門的設計之需。

 

儘管進入數位化時代後,CNC(電腦數值車床,意即由電腦設定數據、訊號後控制操作)已然是所有瑞士錶廠皆採用的機器,用以製造各種零件雛型,而初步完成的每一個零件,仍然要由錶廠人員進行手工打磨各面斜倒角、直角、太陽紋飾等,使零件表面達到光滑、角度形狀精確的最佳狀態,才能進行下一步的組裝動作。

 

手與心的溫度

伯爵錶廠堅持組裝工坊裡的每位製錶師,必須各自獨立完成單枚機芯的組裝和檢測,而非採用一條線式的生產模式、分工組裝,這種做法一方面證明製錶師個人的專業技術,也讓製錶師更有成就感,對品質具有一定的保證。由此,因每位製錶師所擅長組裝的功能,分配組裝不同的機芯,有人專事計時碼錶,有人專事超薄機芯。換句話說,每只伯爵錶都可以找到製作的源頭負責人,對客人而言應該也算是多了一份信賴與保障。

 

參觀至建築物頂層的閣樓,帶領介紹的人力資源經理Yves Bornand 從檔案櫃裡拿出一個舊紙盒,裡頭竟是近百年前錶廠所製造的備用零件,當年許是為了因應售後服務、維修所需而準備著的,他說某年春天融雪後,屋頂微微漏水,他上來檢查的時候意外地發現這一批被遺忘的零件,當他拿給伯爵家族今曰傳人Yves Piaget時,Yves感動得紅了眼眶,因為在這裡保存的不只是家族的記憶,還有這麼多年來製錶人一代又一代以手與心的溫度,所留下的時問光譜,綿延著他們以家徽作為銘誌的工藝實證。

 

日內瓦之光

從仙子坡的歷史光譜延伸至曰內瓦市郊的Plan-les-Ouates廠房,從200 l 年開始成為伯爵錶機芯研發、錶殼、鍊帶與珠寶製作的主要基地。這一趟走訪的旅程,彷彿是從伯爵的內在世界逐步向外在探尋,常道「健康的生理基於健康的心理」,富有歷史與專業的仙子坡是屬於心理精神面的,那麼日內瓦廠房便是生理健美的表徵。

 

現代化的建築體內自然配備著先進的機器,這裡也是近年來自製機芯,尤其針對超薄、以及超薄複雜功能機芯的研嶺中心。從電腦軟體模擬出任何一項新品的結構、施工圖,更重要的是與錶殼採整體性設計「的計畫。例如目前伯爵所製造過最複雜的機械錶款:Emperador Coussin超薄三問自動錶,在以超薄為DNA的創作命題下,如何讓結構複雜、零件數奇多的三問功能,達到「有限」空問中的最佳表現,成為設計師們的最大挑戰,錶殼不只是載體,也要與機芯連結產生聲響效果加分,因而機芯與錶殼整體性體性設計的發揮。設計便顯得尤其重要。而以超薄為精神的Altiplano系列亦是靠這類整體性設計的發揮。

 

鐘錶如珠寶

伯爵的珠寶錶向來深植人心(尤其1970年代以後),它打造鐘錶猶如珠寶,除了錶殼、面盤上的寶石鑲嵌外,使用貴金屬打造的鍊帶技術,也是這裡讓人印象深刻的獨門工藝。

 

眼見整塊金條先被延展、切割成一條條纖薄、光滑的金線,再透過扭轉、串連、編織成服貼柔軟的錶帶,化金如縷。手工組裝的專業技術一如金匠打造珠寶的技怯,再三重複地打磨、拋光,只為達到貼近佩戴者皮膚時最佳的舒適度與輕巧。

 

光是圓形、或橢圓形面盤上的全鋪鑽設計,就必須分成 6 至7 種不同尺寸的寶石和鑲爪配置,每一顆手工鑲嵌的鎖石必須掌握以一致的折光效果為前提下,一一鋪排,這亦是需要靠經驗老道的鑲嵌師們完成。

 

儘管時代不斷進步著·伯爵錶廠之旅的最終印象,仍然在人,許多美好的事物往往是急不得的,曰內瓦人有句俗諺:「湖上無火(不用急之意)。」倒不只是形容此地人生活態度的從容,在這裡·似乎也道出伯爵錶所堅持的理念,但凡靠人所創作的美好,雖然要比機器慢了點,卻又要比冰冷的無機產物多了無法被取代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