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是一種生命

 

写这篇博文之前,我酝酿了很久。从事钻石行业12年,中間從未改變或放棄,就這樣專注於它,其中的感情不是一兩句話能道得清楚。然而這次南非行之后,我如此近距離接觸到原生態的鑽礦,探索鑽石最本原面貌的沖動便油然而生。

  哲學家柏拉圖有句話,“鑽石是一種生命,它是天意的化身。”我很有感觸。在我看來,自鑽石跟隨火山爆發來到這個世間被世人認識以來,就在努力完成一段生命的旅程,尋找生命真正的意義。

  古人愛幻想,對於自己無法解釋的現象或事物,他們都喜歡借神話傳說來表達其神秘性。在古希臘,人們相信鑽石是隕落到地球上的星星碎片,還有人認為鑽石是天神滴落的眼淚,并取名“adams”(后演變為diamond),意為“無可徵服”。相傳有鑽石的地方都有巨蟒或巨鷹守候,他們的眼神犀利,若沒有足夠的機智堅忍,就會死在它的眼光里,可見鑽石的尊貴以及世人對它的渴望。

  然而如此高高在上的尊貴并非所有鑽石的願望。鑽石經曆上億年的高溫高壓考驗,忍痛接受精密的切割與打磨,并不都希望和庫利南(今天世界上發現的最大的寶石金剛石)一樣,鑲嵌在英王的權杖上。它們感謝15世紀中時一位叫雅麗絲的平民女子,因為正是她打破了“只有聖母瑪利亞才有資格佩戴鑽飾”的規定,讓鑽石有機會走近民間,讓每一個平凡的百姓都有機會擁有鑽石。

  這之后發生的所有故事中,還有一個值得特別紀念,那是鑽石第一次見證愛情最神聖的時刻。1477年,奧地利大公馬克西米連一世在與法國勃艮地的瑪麗公主定親前,接到法國王室的一封來信,內文寫道:定親之日,公主須戴上獨一無二的定情指環。據說瑪麗公主十分漂亮,追求者眾多,可卻都未得到她的愛。馬克西米為此召集了所有能臣謀士出謀划策,最終決定用鑲有鑽石的指環示愛。定親之日,馬克西米連大公手捧一枚鑲著鑽石的戒指向公主求婚,公主欣然應允。由此,有文字記載的曆史上第一枚結婚鑽戒就戴在了瑪麗的手指上,從此開創了贈送鑽戒訂婚的傳統。

史上第一个戴上钻戒的女人-瑪麗公主的畫像和她的鑽戒復原品

  這些零星的故事與傳說,并不足以廓清鑽石身上謎一般的光環。然而,正是這些標志性的零星事件,提醒我們去了解鑽石為人們喜愛的根本屬性。下面就說說我的兩點理解。

  一,鑽石的形成過程是一個需要極其強大的毅力的蛻變過程。鑽石來源於地幔中的碳原子,由於受高溫和高壓的共衕作用,碳原子晶質化即變成了鑽石。鑽石的形成過程要曆經上億年的時間,大多數鑽石都有30多億年的曆史,即使最年輕的鑽石也形成於7000萬年以前。

  我們可以試著還原一下這個過程,高溫高壓,上億年,單一碳元素組成,世界上最硬的物質,切割出來最璀璨耀眼的寶石。是一種怎樣的堅持?怎樣的鳳凰涅槃?如果把鑽石比作一個人,我看到了她身上3個難能可貴的品格:堅持、單純、追求極致。首先,上億年的高溫高壓,她一直在堅持、沒有放棄,硬是挺過來了;其次,世間萬物都在追求復雜與高級成分時,她仍然是單一的碳原子結搆,上億年不變;再有,她不畏切割打磨,只為呈現最亮最璀璨的自己。這一步步的曆程,就像一個人走向成功的道路:

  只有曆經磨難經曆風雨才能看見彩虹;

  堅持考驗人的毅力,但堅持可以改變人生;

  當你的周圍都在發生不明的變化,請保持內心的真我不要改變;

  做任何事情要給自己一個交代,拿不到那么多的“最”,也要沖著“最”的方向使勁。

  正是鑽石身上所具備的這些品格和屬性,體現了人們對美好事物的發展意願,所以,鑽石的堅硬、純潔、璀璨、恆久,常常被用作永恆愛情的見證、至堅友誼的象徵,以及事業成功的肯定……凡是美好的事物,人們都希望如鑽石般能經得住考驗,恆久美麗,而這也是我一直堅持從事這個行業的最大動力。

  二,鑽石身上能隱隱透出,一種說不明道不白但你能實際感受到的“意識感”,也就是柏拉圖所說的“天意”。它們看著這個世界,似乎冥冥之中都有一種使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主人和歸宿。比如“希望之星”,這顆史上最為知名、神秘的藍鑽自誕生以來,就一直伴隨凶殺和搶奪。300多年來,它給占有它的人帶來的厄運甚至比所有巫師的詛咒還要壞。但最終,在美國華盛頓史密森博物館它找到了自己的歸宿,讓美麗共享,而附在它身上的魔咒也終告結束。

  史上最為知名、神秘的藍鑽“希望之星”,最終在博物館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這讓我覺得,鑽石并不是沒有生命和意識的事物,它們從人類誕生以來就已經存在這個世界,為了找到適合自己的歸宿,完成生命的意義,它們不惜等上千年上萬年。衕時,他們也在不斷糾正世人對它們的看法,警醒世人因眼前利益而犯下的錯誤,與這個世界一起走向美好。看看你手上的鑽石,你知道它經曆過哪些國界、哪些朝代和怎樣的故事嗎?在你或者你的后代之后,它會去向哪里,再去見證怎樣的愛情?所以,請愛惜與它相處的日子,因為那不僅僅是你個人的選擇,而是鑽石和你最早的約定。